快速导航×

分类
越南大幅出售国企后,或面临融资困境,越南经济的骗局可能正被揭开2019-11-21 01:03:01140

据媒体报道,越南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越南的煤炭进口量(比去年同期的32.5亿美元)激增了100%,至3680万吨,其中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该国的原油进口量同比增长80.6%,至680万吨。

而这背后隐含的信息则是,越南近年较亮眼的指数增长都是建立在高额美元债务基础上的,而高外债与低外储可能使越南经济在应对全球经济一些不确定风险时,显得较为脆弱,特别是一旦全球原油市场黑天鹅现象出现时,越南经济的债务风险则将进一步加剧。

汇丰银行稍早前在一份报告中称,由于越南可能会在2019年逼近GDP的65%的债务比例上限,将越南列为东南亚最需要巩固财政的国家。另据越南央行数据显示,越南外汇储备仅为635亿美元,但据《西贡经济时报》报道,越南债务总额已逾1250亿美元。这就进一步解释了,加拿大皇家银行关于越南经济面临融资风险的观点。

越南大幅出售国企后,或面临融资困境,越南经济的骗局可能正被揭开(图1)

尽管越南方面根据该国煤炭和原油进口的激增幅度超过了今年前10个月的预期,认为越南经济增长充满了乐观的景象。但是,读者朋友们不能忽略的是,加拿大皇家银行的专家曾指出,借贷能力有限的越穷国家可能在进口石油等能源时,面临融资困境,越南就是这样典型的市场。

事情的另一面是,在越南经济近年较亮眼指数被高昂美元债务堆积起来以后,大量美元资本在获利后,“放出去的水”不但需要加以回流,反而需要“水涨船高”,而这也几乎成为美国开启不同美元松紧政策周期的不可告人的目的之一。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美联储自7月以来,目前已降息三次,并且在不断扩大资产负债表,大幅“放水”,但截止11月19日,美元利率飙升至9.75%,升至数十年来最高水平。

这就不难理解,全球多个高外债、低外储的市场在美联储本轮降息周期中依然出现美元荒的原因之一了。分析认为,美元资本在越南获利后,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上演资本抽离的现象。这一点,可以参照印度经济。

无独有偶,越南媒体Vnexpress近期援引越南规划与投资部长Nguyen Chi Dung表示,尽管越南去年30年人均GDP飙升了27.4倍,去年达到近2,590美元,但马来西亚在20年前与之相似,实现了这一数字。泰国15年前,印度尼西亚10年前也是如此。越南经济的现实问题还在于低劳动生产率,经济效率和竞争力,而在这些问题还没有得以有效解决时,越南又面临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Dung强调,如果越南没有赶上工业4.0列车,越南与其他国家之间的真实差距就会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