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分类
今年五一国内机票均价为五年来最低值 四大航空一季度亏损超200亿2020-05-04 15:38:09201

200元飞海口!5年来最便宜的五一假期机票,是四大航空一天亏掉2亿元

据新华网,多家在线旅游平台预估,今年五一国内机票均价为五年来的最低值。

每经小编在携程网上看到,一张明天(5月4日)从成都飞往海口的机票,仅需要200元,低至1折。

较为热门的上海飞到北京(5月4日)的机票,价格在500元左右,仅为3折。

4月30日,中国民航局运输司司长于彪预计,“五一”假期5天期间民航将运输旅客约290万人次,日均约58万人次,比今年清明假期日均旅客运输量增长43.2%,比2019年同期减少约66.8%。假期期间民航航班整体客座率将明显低于往年正常水平,预计平均客座率不超过70%。

国际民航组织近日发布的2020年航空旅客预测报告则显示,今年国际民航业的运力可能下降近四分之三,与先前预期的总营收相比,将亏损2730亿美元。国际民航组织预测,全球航空公司今年可能会减少15亿人次的国际旅客。

如此看来,航空公司的艰难时刻还要持续,南方航空、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和海南航空近日披露的一季报显示,四大航空公司亏损合计达203亿元,粗略计算,每天就要亏掉2.2亿元。

截至4月30日,南方航空(600029.SH)A股今年以来下跌24%,市值蒸发了近200亿元,最新市值为615亿元。

今年五一国内机票均价为五年来最低值 四大航空一季度亏损超200亿(图1)

南方航空今年以来股价走势(图片来源:Wind)

四大航空一季度亏损超200亿

4月30日,南方航空、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和海南航空披露了一季报,四家航空公司合计亏损超200亿元。

南方航空公告,2020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11.41亿元,同比下滑43.82%;一季度亏损52.62亿元,同比下滑298.64%。

中国国航公告,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72.56亿元,同比下滑46.99%;净利润为亏损48.05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27.23亿元,同比下滑276.48%。

东方航空公告,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154.54 亿元,同比下滑48.58%,净利润亏损39.33 亿元,同比下滑296.06%。亏损主要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迅速蔓延,多国采取旅行限制措施,旅客出行需求大幅萎缩,对所处的交通运输行业产生了极大冲击,公司大幅削减航班运力,收入锐减所致。

海南航空公告,2020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8.89亿元,同比减少63.03%;净利润亏损62.95亿元,同比减少652.14%。

不过,海南航空亏损最严重,与其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亏损有关。数据显示,海南航空一季度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亏损12.64亿元,而中国国航、南方航空和东方航空非经常性损益项目金额分别为7820万元、9100万元和1.13亿元。

对亏损原因,南方航空在一季报中表示,今年1月下旬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航空需求锐减。截至3月底,我国整体疫情控制情况出现向好趋势,境内的航空客运需求出现一定程度恢复。但由于国际疫情持续扩散,国际航空限制政策趋严,国际航空客运量进一步减少。

与四大航空公司相比,民营航空公司应对要更好一些。

华夏航空4月28日晚公告,公司2020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10.5亿,同比下降16%;归母净利润亏损9625.4万,上年同期为8556.2万元,未能维持盈利状态。

春秋航空4月29日晚公告,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84亿元,同比下滑34.50%;净利润为亏损2.27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4.75亿元。

民航局:三大因素有利于国内民航市场逐步复苏

4月30日,中国民航局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预计“五一”假期5天期间民航将运输旅客约290万人次,日均约58万人次,比2019年同期减少约66.8%,比今年清明假期日均旅客运输量增长43.2%。

与前一段时间相比,以下因素有利于当前民航市场逐步复苏:

一是国内疫情严峻局面逐步缓解,绝大部分省份已降低风险等级;

二是广大旅客出行需求长期压抑,亟须释放;

三是“五一”假期期间机票价格低、航班正常水平高,有利于旅客出行。

去哪儿网平台数据显示,北京市宣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调至二级后的半小时内,机票搜索量迅速攀升,北京出发机票预订量较上一时段暴涨15倍,度假、酒店等其他旅游产品搜索量也上涨3倍。

据央视财经,为了支持民航业早日走出困境,中国民航局也在近日推出了一系列政策,包括自1月23日起在一二类机场免收停场费、起降费收费标准基准价降低10%等。业内人士表示,政策利好叠加油价下行、国内市场缓慢恢复等因素,航空公司的盈利能力有望逐步反弹。

华夏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EO吴龙江表示,现在航班量行业总体是在30%以下,在初期客流量下滑的幅度也超过了50%,这是整个行业的情况。同时,由于我们要面对旅客大量退票,造成了现金比较紧张,所以,航空公司一方面要应对市场的下滑,一方面要应对现金的紧缺,同时还要有一定的资金来用于防疫物资的采购,所以对整个行业,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

吴龙江还表示,我们从疫情初期的2月份不足40%的执行率,恢复到了3月份的不到60%,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航班执行率已经恢复到了7成多。行业在疫情的初期,其实我们都有一种期待,是不是能够像SARS当年的时候,形成一种V型反弹,现在看应该说航空业的V型反弹不会迅速到来,但是它会形成一种理性反弹。

融通基金研究部行业研究员戴福宏表示,从目前的股价位置上来讲,从配置的角度来看,未来的两三年肯定有一个绝对收益的空间。我预计未来是一个缓慢的弱复苏的态势,但是等到整个疫情被控制住,人们的经济活动呈现大幅复苏的状态的话,航空股就会迎来一个较大的涨幅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